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学者从敦煌壁画追溯体育项目起源

时间:2019-06-11 20:04:2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寻源

  敦煌壁画以其古老博大而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奥运会则是现代人的竞技场,展示着力与美,也同样吸引着无数人的目光。

  古老的敦煌壁画与现代奥运会,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敦煌学者的眼中,敦煌壁画却和奥运项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兰州理工大学的李重申、李金梅等教授经过20多年的研究,证实在敦煌壁画的古代体育运动图案中能够找到奥运项目的影子和源头。

  唐代,开元某年的秋天,风和日丽,一年中为繁忙的秋收结束了,一场规模盛大的赛神会正在敦煌城郊举行。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赶来赛神。这也是一年难得的聚会,各种杂耍把戏让人们目不暇接:大力士在表演力举千斤的神力;射箭高手在展示百步穿杨的功夫;相扑好手在赛场各显其能。吸引人的是跳马和跳骆驼,一位来自草原的勇士,竟然跳过了六匹马,立刻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欢笑声在赛神会上飘荡。

  一位年轻的画师,记住了这些场景,他在绘壁画时,巧妙地将这些赛神会上的内容移植在神仙佛祖身上,通过各种佛传故事,再现了当时的世俗生活。

  春去秋来,画师老去,兴盛之极的敦煌也曲终人散,留下了满目黄沙。那些画师们并没有想到,他们精心绘制的场景,千年后竟然成为无价之宝,并发展成为 “敦煌古代体育史学”。

  “古代敦煌人喜欢角抵、百戏、弈棋、射猎、游泳、投掷、竞走、武术、举重、马术、弓箭等娱乐健身活动。曾经流传在敦煌百姓中的摔跤、相扑、健美、体操等等千姿百态的体育运动,都通过一代代画师们的丹青妙手保存了下来,至今栩栩如生。”

  3月24日下午,兰州理工大学丝绸之路文化研究所所长李重申教授,正在琢磨一幅幅敦煌古代体育运动壁画的图片。他的手边是一杯浓酽的“大红袍”,正随着他思绪散发着袅袅清香。

  李重申教授从1985年致力于敦煌古代体育史研究。对丝绸之路体育史、舞蹈史、戏曲史等进行了开拓性的考古和学术研究。而该所则是国内仅有的敦煌古代体育史研究机构。

  他们发现:奥运会比赛项目田径、足球、举重、柔道、摔跤、射箭等,都能在敦煌学中找到相对应的内容。

  李重申先生认为:“敦煌古代体育壁画一方面证明了中国古代体育的兴盛,另一方面也说明,古老的敦煌壁画和现代的一些奥运比赛项目之间有着传承关系。就某些现代奥运项目而言,敦煌古代体育运动是其源头。”

  传承

  时光如梭,如今,兴盛了千年的敦煌给我们留下了一幅幅无言的壁画,是对一个辉煌岁月的无限遐想。

  千年间,丝绸之路上来来往往的商队,步履匆匆的使节,悠然自如的僧侣,他们或东去中原,或西去异域,敦煌是他们行程的必经之地。他们在敦煌停留,感受到了博大深邃的敦煌文化,也耳闻目睹敦煌人所喜欢的体育运动,伴随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敦煌古代体育也传向了各地。

  李重申教授认为,敦煌古代体育的传播一般有两个渠道:一部分是东来西往的胡商,他们将敦煌古代体育运动带到了中亚,再从中亚传向地中海沿岸,然后传到欧洲,比如马球等;另一个渠道是敦煌古代体育传到了中原后,再通过明清时期来中国的传教士,带到了欧洲。

  鸦片战争后,这些根在敦煌的运动项目摇身一变,带着浓浓的西洋色彩,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于是,蹴鞠变成了足球,棰丸变成高尔夫球,步打球变成了曲棍球……

  “敦煌壁画中的奥运项目,并不是说他们就等同于现在奥运会上的比赛项目,毕竟现代竞技项目和古代娱乐项目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能在两者之间简单地画等号。但是研究敦煌古代体育是对体育的正本清源,是一种文化寻根活动。”

  启发

  李重申1958年考入西安体育学院(预科运动班)后就和西北这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1965年,他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甘肃工业大学(今兰州理工大学)任教至今。

  “我之所以能接触到敦煌学,完全是受段文杰先生的启发。”那是1985年一个普通的敦煌学研讨会。这次会议上,时任敦煌研究所所长的段文杰先生,对他说了一个信息。

  “段先生当时说,敦煌壁画上有大量关于体育方面的图案,建议我应该向这个方面好好关注一下。”

  “敦煌的价值我非常清楚,敦煌壁画上的体育运动图案,无疑给体育运动史的研究,开辟了新途径。”

  “回到学校,我立即打报告,请了两个月假考察敦煌,当时学校领导也非常支持,毫不犹豫地批准了这次考察计划。”

  于是,在漫长的丝绸古道上又多了一个朝圣者的身影。包容万象的敦煌学也又多了一个分支。

  “到了敦煌后,受到了段先生的热情接待,当时还给我们派了一个摄影师,协助工作。”

  在段文杰先生的指点下,他们仔细地考察了每一个洞窟。常常是白天在洞窟内寻找壁画内容,晚上在宿舍内查阅文献。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考察了每一个洞窟,拍下600张壁画照片。

  “当时,我们拍摄的照片都是彩色的,这在当时是非常难得的。”

  这些照片和后来购买的大量文献,成为敦煌古代体育研究的基础。他带着拍摄的照片回到兰州后,引起了学校领导的重视,一支以他为首的研究团队也逐渐形成了。

  从那个时候起,他们陆续发表了一些关于敦煌古代体育的论文。

  “当时我们关于敦煌古代体育的研究,在国内外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1989年,《敦煌体育概论》一书出版了。1992年,在第二十五届奥运科技大会上,李重申教授关于敦煌古代体育方面的研究成为一个亮点。

  “我们下一步将把视野推广到更为广阔的境外,利用适当的时机对丝绸之路全线进行考察,对敦煌古代体育的传播和产生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


  河西秋射堪比奥运射箭

  密林深处,年轻的骑士催动一匹枣红马,追逐一只小鹿。骑士左手托弓,右手拉弦,在枣红马腾空的一瞬间,一支长箭离弦而出,正中小鹿的后背。这是敦煌北魏壁画的一个场景。也是汉唐间敦煌人悍勇好射民风的再现。

  为训练士卒民众,汉代西北边郡每年都要举行一场射箭大赛——秋射。

  李重申先生解释说:“秋射是汉代的传统军事制度,它是一种以考核箭法为主要内容的都试制度,也是一次大规模的射箭大赛。”

  秋射的比赛规则详细而完备。为保证比赛的公正性,人们依照箭矢的长短将选手分为长矢和短矢两个组。比赛中每人射12箭,中6箭者为及格,超过6箭者则有奖励。

  如发现作弊可以向上级提出申诉,如确有作弊,可以重新进行比赛。秋射成绩优异的,或奖励钱帛,或给15天的休假。为重要的是秋射成绩是升迁的重要依据。

  而现在奥运会的射箭比赛,其竞技性要远远超过古代的秋射。

  “秋射已经具备了竞技性极强的体育运动的属性。基本上和奥运会射箭比赛的要求接近。”

  曲棍球的源头步打球

  一个小童子站在莲花座上,身子前倾,眼睛看着正前方,左手拿着一枚圆球,右手拿着一个弯曲的木杖,似乎正要把球击出去。

  这是敦煌榆林窟壁绘的一个画面。

  “这幅珍贵的步打球壁画,为引证现代曲棍球的源头,提供了极有参考价值的历史史料。”李金梅教授这样说。

  李重申说:“我们依照童子手中的球杖长度,判断出这是五代时期步打球时所拿的球杖。”

  步打球是从击鞠运动中派生出来的,这是一种和现代曲棍球或高尔夫球类似的运动,称之为步打球。步打球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战国时,真正兴盛却在唐代;到了宋代步打球又分出一种棰丸,这就是后来的高尔夫球。当时的宋徽宗、金章宗等都非常喜欢棰丸。到清代后,棰丸运动才逐渐消失。

  唐代的步打球比赛时分两队,队员各持下端弯曲的木棍徒步击球,以击入对方球门多者为胜。其运动方式与现代曲棍球也相似,奥运会的曲棍球比赛也是两队各有11名运动员上场,以射入对方球门多者为胜。

  马戏到马术

  年轻的悉达多太子,给人们表现了他高超的马术。他轻松地跳上一匹疾驰的骏马,时而站立在马背上,时而在马背上单足探海……

  这是在敦煌莫高窟第61窟《佛传屏风画》中表现的马术画面。也是中国传统的马戏的一个镜头。

  “马戏在古代是驯马为戏,驭马为戏的技艺。到了现代马术逐渐发展为人马结合的表演项目,成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李金梅教授说。

  魏晋时期,有“凉州大马横行天下”的说法。唐代马戏空前发展,唐玄宗,曾组织了40匹马表演《倾杯乐》曲和各种类型的马球比赛。而到了五代北宋时,马戏逐渐转型,逐渐偏重于个人技巧,到了清代马术出现了竞技性的特征。

  现代奥运会的马术比赛分为盛装舞步赛、障碍赛和三日赛三项。盛装舞步是在规定时间内作出行进、疾走和慢跑等规定动作来展现马匹和骑师的协调性,障碍赛跨越12-15个水池、模拟石墙和横杆等障碍。

  李重申先生认为:“敦煌壁画上悉达多太子表演的马术正是宋代马术转型时期的见证。也是现代竞技性马术的雏形。”

  从角抵到摔跤柔道

  一个有回廊的庭院,风轻轻吹过,树叶悄然起舞。庭院中两个选手袒露着上身,正在进行一场比赛。他们两眼紧盯对方,嘴唇紧紧闭着。猛然间,他们几乎同时迈出右脚,向对方发起了突然袭击,而两手一高一低,保护着各自的头部,以防被对手乘虚而入。躲在一边的画师,抓住了这一瞬间。

  这是敦煌藏经洞发现的一幅盛唐相扑白描画,画面上人物丰满,神情自信,显示了他们正处在一个向上的时代中,可惜这幅画如今藏在大英博物馆。

  敦煌壁画中大约有20幅壁画表现了角抵相扑方面的内容。

  “角抵是相扑、摔跤的前身。角抵的起源是上古时期原始社会中比武的竞技项目。”

  李重申先生认为:“敦煌壁画上角抵的内容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角抵的演变,对了解国际式摔跤、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相扑、散打等方面的渊源形式和技法提供了珍贵形象的资料。”

  闻所未闻的跳马跳驼

  辽阔的草原上,勇士们三五成群进行较量。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小伙子,低着头,目光狠狠地盯着二十多步远的一匹马,四周的观众各个屏气凝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小伙子。只见他蹲下身子,深吸一口气,弓起身子,后腿一使劲,猛地窜了出去,在距马几步远的地方,右脚一跺地,人腾空而起,从马背上飞跃了过去。立刻叫好声、呼啸声在草原上响起。

  这是古代人们进行跳远比赛的一个场景。敦煌莫高窟第61窟五代的《佛传屏风画》记载了这样的场景,不同的是主人公变成了悉达多太子。

  李金梅说:“跳跃运动在我国由来已久。早在春秋战国,就已经出现了锻炼身体性质的跳跃运动。”

  东汉名将甘延寿是甘肃庆阳人。让人们想不到的是,甘延寿还是一个跳高健将,竟然跳过了一座亭楼。《汉书甘延寿传》记载:“尝超逾羽林亭楼,由是迁为郎。”

  现代的跳高跳远比赛,和敦煌壁画上跳马跳驼相比,出现了比较大的改观。不过过程差不多,依然要由助跑、单脚起跳、腾空落地等动作组成,不同的是横杆取代骆驼,成绩更加精确。跳远则更加注重对运动员的保护,用沙坑取代马匹,采用了多种缓冲法来维持好身体重心平衡,避免受到伤害。

  “敦煌壁画上的跳高跳远项目,和奥运会田径比赛的跳高跳远比赛,的确有相同相似的地方,只不过一个更为生活化,一个竞技性更强。”

广东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南阳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鹰潭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