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在漫天的陨石雨中与你相恋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6:13: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这天,珊瑚告诉男友程义,自己要与好姐妹金兰喝下午茶,程义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到了夜晚时分,程义想约珊瑚逛街,他打电话给金兰找珊瑚。  电话里传来金兰疑惑的声音,哪有什么喝下午茶啊?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程义有些不悦,珊瑚为什么要撒谎呢?  夜里,当珊瑚回家,她没有留意到面色不悦的程义,趁她洗澡的时候,程义偷偷翻看她的手机,发现草稿箱里有一则简讯:女儿,生日快乐。  他吓出一身冷汗,珊瑚还没有结婚,哪来的女儿?难道是和前男友生过孩子?  周末,她又借口外出。在弥漫的雨幕中,程义暗中跟踪着她,发现她来到协和医院,他走进医院,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了眼前不堪的一幕,坐在病床前的她,正在给一个小女孩削苹果,旁边还有一个男子,俨然一个三口幸福之家。她回头,看到他,他冷冷地看着她,面无表情。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愤怒与羞耻,他面色铁青地退了出去。  刚刚的一幕像一道闪电,狠狠地击中了他,他冲出了医院,喊着、叫着,发疯般地奔跑着,回到了家。他终于尝到背叛的滋味,她对他的不忠,深深地伤害了他,他的内心,无比难过,她根本无视于他的存在,她欺骗了他,背叛了他,然而,他只喜欢她,为她放弃了许多,这样的现实,令他难以接受。  他想,难道精心呵护的一段爱情,又被告知是欺骗的碎片?  他气得脸色发青,坐在客厅里,独自借酒浇愁,他的眼中确实只有她。  雨渐渐小了下来,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来,她是本性难移,是有了新欢?还是和前男友旧情复燃?还有,那个小女孩,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也许,此刻的她,还无耻地沉迷于幸福与喜悦之中。他呆呆地想着,眼前渐渐模糊不清。  这一个夜晚,出奇的平静,记不清她是何时到家的,他只清晰地记得她站在他的面前,一头长发流泻而下,那一刻,她闻到泪水咸涩的滋味。而这一切,是她给他的。他定定地看着她,幽深黑黝的眼眸,黑得那么浓、深黑里充满着忧伤。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却告诉他感情的失败。他觉得他并不了解她,对她的过往,他一无所知。  我是爱你的,请你相信我。  我早就发现你不正常了,你每个周末都偷偷地外出,是不是跟以前的男朋友又勾搭上了?你什么时候有了女儿?  这个夜晚,他彻底失望,伤心与绝望接踵而来。  他的心里很矛盾,但还是选择听她的解释,他看着她的眼睛,你要说什么?你说吧。  是的,她以前曾经有过一个男友,并且刻骨铭心地爱过,但他们早已分手,现在的她,只爱他,那场年轻时的青涩恋情早已离她远去。  那个小女孩,其实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没有告诉他,是怕引起程义的怀疑,由此爆发激烈的争吵,因为,她知道程义是个醋坛子,没有将真相告诉他,要么说是出去与姐妹聚会,要么说是回父母家了。  为了消除他对她的误会,她含着泪,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2  这天,珊瑚刚刚走出单位的大门。  妈妈、妈妈……  一个宏亮的孩子叫声响起,喊声里带着哭腔,珊瑚心想,不是喊我吧。  她回过身来,一个小女孩泪流满面地向她冲过来,紧紧地抱住她,妈妈、我要妈妈……  她看着这个小女孩,她穿着红色童装,看起来很可爱,但是她实在想不起这个小女孩是谁。  妈妈、妈妈……我认出你了,你为什么不理我?妈妈,为什么你不回家?  珊瑚弯下了身体,抹去她脸庞上的泪水,充满怜爱地说,小妹妹,你认错人了吧。  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冲过来,拉开了小女孩,语气里充满抱歉,不好意思,小姐,我女儿认错人了。  他转过身,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她,浅灰色的裙装,细长的柳叶眉,眼中含着慈爱的笑。当他转头看到她的脸,目光留停在她的脸上,一刻也没有离开,他拉着女儿的手,猛然停住,这张脸,是如此熟悉,似曾相识,仿佛在哪里见过。  他似乎看到了令他触目惊心的东西,真的,太像了,她实在太像梅兰了。  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她,没有说话,许久才开了口,你真的不是梅兰吗?只有梅兰,才有如此令他熟悉的气质。  他一直呆呆地望着她,久久不肯离开,这一切,不会只是他的幻觉。只是,她们实在太像了,像来自母体的一对双胞胎。  他抱着女儿,准备离开,女儿拼命挣扎着,呼喊着,不,不,我要妈妈,妈妈,妈妈,我们回家吧。  她拒绝父亲带她走,用乞求的目光望着珊瑚,妈妈、妈妈,我不走,不走,我要妈妈……小女孩似乎要珊瑚帮她,只是,珊瑚一脸漠然。  小女孩绝望地转过头,希望得到她的帮助,依然不肯死心,任由男子拉着,眼泪如泉水般涌出,目光中含着疑惑。  能不能,告诉我,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一直喊我妈妈?  我女儿认错人了。  他再次对她说,你和我的妻子真的长得很像!  小女孩依然呼喊着,妈妈,看到了吗?这条手链,是你给我的啊。  她举起戴在手上的玉石手链,中间夹着一块陨石。她拼命地拉着珊瑚的手,大声地说,妈妈,妈妈,我们一起去逛街吧,给我买我喜欢的新衣服啊。  小女孩凄切的喊声,令人心碎。她不知道,自己竟然与另一个女人长得相似。  这天,他带女儿出来逛街买新衣服,她突然就不见了,他到处寻找,依然无法找到她,原来,她把珊瑚误认为妈妈。男子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把她的手拉开。  临走前,他要了她的手机号码。也许,她是他可以倾诉的对象,只是,他选择暂时沉默。  回到家里,她走入卫生间洗脸,她的眼中泛起了泪光,任冰冷的水打在脸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女孩凄厉的呼喊依然在她耳边回荡:妈妈、妈妈……对一个陌生人,她有了浓浓的牵挂,这牵挂,夹杂着一丝疑虑。    3  一个星期后,珊瑚接到那位男子的电话,我们能不能一起喝咔啡?  珊瑚答应了。  我叫黎榕,原谅我的冒昧。  说着,这个叫黎榕的男子递给珊瑚一张照片。  珊瑚看着这张全家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背景是漫天的陨石雨,美丽而浪漫。照片中的女人有着与她相似的脸庞,但绝不是她。  含着泪,黎榕把一切告诉了珊瑚。  黎榕的妻子叫梅兰,是一个的地质开矿员,她的一生都在寻找稀缺的陨石。  梅兰在一次陨石勘探中发现了一块陨石碎片,这是外星球的产物,是世界上珍贵的石头,她将陨石碎片穿在玉绳手链里,准备送给三岁女儿当生日的礼物。女儿小馒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担心女儿病弱的身体,希望这块能量极强,给人类带来好运的陨石,能保佑女儿的平安,只是,还没有亲手给女儿戴上,她就永远离开了人世。  那天,敬业的梅兰觉得前面好像有一整片陨石岩,她就朝着那个方向越走越远,终遭遇了石崩和泥石流,就这样,她在这次国外考古中牺牲了。  临终前,她交代丈夫,希望小馒头永远戴着这条串着珍稀陨石的手链,能有一位新妈妈像她一样地疼爱着她。  我去世之后,给小馒头找一个新妈妈。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点了点头。  黎榕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妻子的脸,一张瓜子型的脸,端庄秀丽。正是这条手链,是梅兰寄予梦想的陨石,它蕴含着妻子的生命与爱。  从此,死去的妻子,成为女儿小馒头心内的幽灵,久久盘旋在她的心尖,不肯散去。她不愿意相信,她的母亲早已死了,因为对母亲的思念,她常常伤心哭闹。  痛苦的又岂止小馒头一个?女儿五岁了,他的心依然无法被别的女人占据。他觉得,幸福,只是在他的心尖闪了一下,就不见了。  梅兰的离去已把他磨蚀成了一个颓废的男人,生活,失去了原有的激情与温度,如一杯冰凉的白开水,淡而无味,虽然,他的身旁还有可爱的小馒头相伴,虽然,他仅仅三十出头。  他已经不是那个对生活无比热爱的热血青年,朋友给他介绍的女人多得记不清了,却没有一个如此打动他的心,在他的眼里,她们,都只是过客,他的心里只有梅兰,是的,梅兰。  那些曾经幸福的记忆在他的眼前晃悠,幸福如梦一般肆意的色彩伴随着往事迅疾而来。他感到有些眩迷,他睁开了眼睛,试图摆脱脑中的记忆。  当他拥她们入怀的时候,想念的依然是梅兰的身体,梅兰细致的眉毛、修长单薄的身体、白皙的皮肤,细长的腿……她的目光是那么柔,深深地温暖着他孤寂的心。他知道,她的柔情只为他一个人绽放,他的世界,一片纯净。  他知道自己早已失去了爱另外一个女人的能力,是的,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两年过去了,妻子的死成了他心上一道无法对人言喻的伤痕,他强迫自己去爱,可是,无能为力。看着窗外飘落的梧桐树叶,他的心早已给了远在天国的妻子,永远的。  那串在玉石手链中的一块陨石,是妻子留给女儿的礼物。    4  听完黎榕的讲述,珊瑚的眼中泛起了泪光。  黎榕抬起头,轻轻地问,你能不能帮帮忙?暂时扮演小馒头的妈妈,小馒头有先天性心脏病,必须马上手术,可是,她一直喊着要妈妈,不肯做手术,你能不能先扮演一下她的妈妈,等小馒头病好了再告诉她。  他想,亲情将是世上的灵药。这个穿着浅灰色套裙的女子,有着一张与妻子相似的脸孔,他希望她能帮他。  珊瑚虽然深受感动,但心想,这算什么事?妈妈岂是随便能做的?  他知道她并不愿意。也许,一切只是他的幻觉,她根本就不曾存在过,只是他凭空设想的一个虚幻的影子,在他的面前,轻轻地飞逝而过。  她只有二十五岁,与男友交往三年,感情稳定,很快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么做,她怕男友会有误解。只是回想起当时那一幕令她心酸,浮现在她的眼前的,是小馒头萦满泪光的脸。  她不能再无动于衷,看着黎榕,一个大男人,既要工作养家,又要照顾女儿,非常不容易。  这个深情的男子,深深地打动了她的心,她坚定地说,这个忙,我会尽量帮,我来做她的妈妈,一起帮她康复。  依据他的说法,她烫了卷发,穿上浅灰色的套裙,这是小馒头妈妈梅兰常常的打扮。  她抱着一大堆的玩具,来到了医院。她突然出现在医院的门口,向小馒头招手,躺在洁白病床上的小馒头,一看到她,欣喜地叫了起来,妈妈,你真的来看我了?  她点了点头,眼睛湿润了。  妈妈,我很想你,你为什么不回家?  妈妈没有不回家,妈妈虽然回国了,可是要常驻在外地,只能周末才能来看你,但是妈妈会尽量地多来陪你。  一整个早上,小馒头如同一只小喜鹊般,吱吱喳喳地说个不停。她的一颗幼小的心灵,从此不再寂寞。  他的心,终于如释重负。这一刻,他竟然闻到幸福的味道。  渐渐地,珊瑚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喜欢小馒头叽叽喳喳的声音,喜欢听他说话的声音,在这里,她体会到了浓浓的亲情,有一种无法替代的满足。看着没心没肺大笑的小馒头,一点也不像患上了先天性心脏病。  小馒头,乖,你是勇敢的孩子,对不对?你一定能挺过去,战胜病魔,对不对?  小馒头欢笑着,脸上溢满了快乐,妈妈,等出院以后,一起去坐荡秋千,你说,你喜欢飞来荡去的感觉。  她刮了刮小馒头的鼻子,你本来就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小天使啊,是上天,把你这个小天使带来人间,带到了我的身边。成为了我的女儿,带给爸爸妈妈欢乐的小天使。  如果让我重回天上,我也不回去了,我要永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小馒头听话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蜷缩在她的怀里,直到睡去,她将她搂得那么紧,看着她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她睡得那么沉、那么深。当她沉沉地睡去,她的手还一直牵着她,不愿松开。亲情,是的良药,她又想起了这句话。她听到小馒头说着梦话,妈妈、妈妈……原来,被女儿爱着、念着,是如此幸福。  黎榕内心的雨季不再如此漫长,空气中的幸福味道是那么浓,浓得令他无法呼吸,他终于逃离了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他是喜欢上了她,但只能埋在心底。看着妻子与她的照片,真的,她们不仅眉目如此相似,而且,她们的品格也是如此相似。有时,爱,只能选择沉默,一揭开,就是伤害。而梅兰,那熟悉的身影,慢慢地向他走进,慢慢地变得清晰,竟是珊瑚。  自从妻子离去后,他孤寂的心,从此有了安慰。    5  许久,珊瑚终于向程义讲完了整个故事,只是感动了许多人的故事,却感动不了他。  她望着他,他在抽烟,时而抬起头看看窗外的雨,时而望着地面。  他依然不相信她,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你会这么紧张?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整天和他粘在一起,只是为了那个孩子?  他冷冰冰地说,如果我们要继续下去,你必须与那个孩子去做个亲子鉴定,证明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她的泪水涌了出来,如同汹涌而出的海,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  她的心猛然地抽搐着,毕竟是曾经深情爱过的人,她抓住他的手,使劲地摇晃着他,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我对你很失望,相处多年,你一点都不了解我?  他对她的不信任,深深地刺伤了她的心,一切,已经不可挽回,他终,与她分了手。  她并没有因此而却步,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错,是他心胸太狭窄。  只是她已顾不了他,她想,不管怎样,一定要先陪小馒头做完手术,心脏病手术,风险不小。如果发生意外,她将再也看不到小馒头。  黎榕望着她憔悴的脸,你的手机为什么总是关机?她苦涩地笑笑,刚刚与男友分手。  他非常震惊,都怪我,是我太自私,我实在不该提出这样荒唐的请求。  他抱着她颤抖的身体,奇怪的是,一场痛哭之后,她没有了悲伤的感觉。  要不,现在,你还是回去吧。  不,我要和小馒头在一起,做她的妈妈,伴她度过这次生命的难关,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了。  在这样生死攸关的时刻,珊瑚陪伴着她,她要给她战胜病魔的信心和力量,随着手术室的门关上的声音,她的心似乎也被关在里面,止不住地颤抖。  医生告诉他们,手术非常成功,几个小时过去了,小馒头终于苏醒了。  她的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他的心,早已被她带走,或许,他真的与她有着夙世姻缘,单薄微凉的她令他如此痴迷。除了妻子,她是又一个与他的内心贴得如此近的女子,她喜欢穿上他喜欢的浅灰色套裙,坐在他的旁边,安静地听着他说话,妻子去世后,他与女儿相依为命,这是除了妻子以外,他与另一个女人相处长的时间。  风很静,甜蜜的呼吸缠绕着她,眼中有点点泪光。他们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海滩,任凭潮起潮落,看着海那头的夕阳一点一点地沉下去,这一刻,他的心里溢满着欢乐的感觉。  他似乎在漫天陨石雨中看到妻子含笑的脸,他有了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他想,是的,他是真的已经爱上了珊瑚。  他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只是自己的幻觉?为什么每次看到她离去的身影,他的心就空落落的,这是为什么?是在天上的妻子冥冥中的注定,他依佛看到漫天的陨石雨中洋溢在心底的幸福,那令妻子丧生的捷克陨石,终给他带来了幸运,将她带到他的身旁。他又一次深情地望着她,一张白皙的脸庞,深黑的眸子,他知道,他再也逃不开了,全世界的一切似乎都已消逝,而他,以一种无以伦比的速度陷入了幸福之中,他知道,这幸福,是珍贵的陨石带给他的,他在漫天的陨石雨中与她相爱。 共 587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租房准备 如何提高门店客流量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