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一曲流年殇

时间:2019-07-13 08:07:4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那年锣鼓喧天,鞭炮洗礼,我就那样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完成了我人生个仪式。

未及喜悦,第二日开始,我们仿佛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老夫老妻一般。一切归于平静。你是这个家的男人,我是这个家的女人。普普通通的万千家庭,我们终成其一。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是命运!我不从质疑。在那样一个年代那样一个环境,谁的口袋里还会放些可悲的童话故事,有的只是生计。也只会去想到让身体满足,精神那都是令人不屑与嘲弄的品。轻易是不去触碰的。

似乎生活已经给了你模板,每个人都应该是那个样子。无非离不开劳作,离不开辛勤。即便后来育有一子一女,生活依旧如此这般的不以避讳,几代人都这样过,何需微词!理所应当的婚姻,理所应当的子女,谁感叹谁是新生命?

一切都是那么合理而又不合理地发生着……谁也窥视不出什么异样。其实,我们常常会因为一些琐事争吵,甚至喋喋不休到互相拳脚相加。四方街邻,大同小异的零零碎碎,我们例外不了多少。多年以来,我们的脾性皆被彼此推波助澜到无可忍耐。任性、狠心、厌恶、疲惫一系列词语都被搬上台面。可绕过一圈之后还是会回到一处。离婚这个字眼那都是给有资本的人玩的玩意儿。你我从未想过。

是命运还是劫数?你知道么?若不是你离开,我们或许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理所应当的终老了。可我猜不透命数,你也猜不透。

盖棺那一刻泪雨婆娑,不要怪我冷漠,我伤心的不过是我接下来的命格。一双儿女已经长大,往后谁与我一起承担又将未知……

有时候夫妻本就只是个位置,谁离席了自然有人热心帮你补上。第二段婚姻来得仓促,来得来不及看清就面临结束,只能回之四字不屑一顾。

现在,孑身多年,褪去当年的浮躁,岁月磨平了争执和棱角,我那样卖力生活,是别人看得见的辛勤看不见的辛酸。

我希望留给子女的口袋能够大一些,能够装得下追求装得下自由。

那天忙至傍晚回家,儿子笑着喊:妈。我回眸,站到我身旁竟然比我高出许多了,呵呵!儿终是已经到了嫁娶之年。我欣慰,抚他脸庞,一棱一角这笑容……恍惚间我一惊……

鞭炮声炸起,那年锣鼓喧天,我一席红衣被你抱着簇拥之下就进了婚房,你对我微笑,我亦微笑。心无旁骛。当时的我们是否是一样的心境?

命运啊!

儿子都有了欢喜的女子了!

花开有时,花落有时!

爱情?不不不,在那个时期,这是一个矫情而又再矫情的词语,哪怕是现如今于我,也是三缄其口的!

时代来了年龄却过了,终究这一世,我是错过了它盛放的花期……

保护生命腺 治疗前列腺异位有妙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