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黛安芬品牌被抢注敲响商标维权警钟

时间:2019-08-05 00:57:06 来源:互联网 阅读:4次

黛安芬品牌被抢注 敲响商标维权警钟

1月20日,广东安宝拍卖有限公司为谢伟星举行了个人商标专场拍卖会,拍品近50件,起拍价几万元至上百万元。奇怪的是,拍品只是商标证明文件,这些特殊的拍品都是谢伟星近年来抢注的商标。“如果再没有人叫价,我将不得不遗憾地宣布本场拍卖会到此结束。”拍卖师蒋晓燕说完,全场静寂,然后不约而同起身离去。筹划近1个月、等待两个多小时的拍卖会只进行了不到20分钟便草草结束,现场没有一名竞拍者举牌。

“商标哥”的“另类”维权

谢伟星,现年41岁,广东佛山市顺德人,曾从事房产中介,零售商业,从2005年开始,谢伟星瞄准商标市场,至2007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发文规定“没有经营的自然人不能再申请商标”,他已花费100多万元申请了229个商标,其中3/4属于国内品牌,1/4属于国外品牌。仅在2007年2月7日这天,他一口气申请了16个商标。商标圈子的人都知道他什么商标都敢抢注,商标抢注成功后,选择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进行“另类”商标维权。媒体也逐渐冠之以名佛山商标狂人,圈内人还送给他一个外号——佛山“商标哥”。

知名品牌被谢伟星跨领域抢注,佐丹奴是服装品牌、雪花是啤酒品牌,但是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商标到了谢伟星手里却变成了佐丹奴牌桌布、雪花牌打火机。女性喜欢的黛安芬内衣竟然被谢伟星抢注成了寿衣品牌。这些商标已经通过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审批注册,也就是说,如果将来有一天黛安芬牌寿衣真的卖得很火,而同名品牌的内衣却因此而失去了众多消费者——那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谢伟星毕竟没有违法。

2005年12月12日,谢伟星5次申请了“鲁豫有约”的商标,分在果酒、啤酒、医院、住房等类别中,但均没有成功。2006年7月27日,谢伟星又连续3次申请,分在金属、车灯、非重金属杯等类别中,也以失败告终。

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主办的“中国商标”上不难查到,以谢伟星个人名义申请的商标中,审批注册的97个,存在异议的48个,无效的78个,存在争议的3个,驳回复审的2个,与人共有的1个。不难看出,两年来谢伟星没少抢注商标,也没少费劲。

近日,谢伟星爆料称,他在某超市发现该超市销售的都夏美隆等5款红酒品牌涉嫌侵犯其商标所有权,同时,其他一些红酒经销商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侵权行为。

谢伟星称,他正在着手向法院提交诉讼申请,起诉法国波尔多佛朗飞龙、都夏美隆、凯龙世家等8家红酒经销商及代理商侵权销售,每一品牌索赔150万元,将索赔千万元。他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进行“另类”商标维权。

法国波尔多是全世界着名的葡萄酒产地。从2005年开始,谢伟星瞄准了波尔多红酒排名前100的品牌,在国内进行商标注册。经过5年的努力,谢伟星已经成功注册了爱士图尔、凯隆世家、佛朗飞龙等46个红酒品牌在中国的商标。

据悉,依据我国《商标法》第52条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为此从爆出要起诉国外红酒品牌到现在,已经有1个国内公司和2个国外公司与他达成商标转让意向。谢伟星称,将超市告上法庭,除了希望唤醒国内企业家的商标保护意识外,也希望今后能够通过向波尔多红酒品牌商或者国内红酒经销商转让或进行商标合作来获取实际利益。

“商标哥”的行为引起争议

其实,对谢伟星这种做法,很多人也存在异议,认为他属于恶意抢注。企业商标遭人抢注,从根本上看,还是由于企业自身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到位,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无形资产。

事实上,商标抢注行为近年来在国内也屡见不鲜。相关人士告诉笔者,自从国家允许个人注册商标后,个人商标的注册量激增,据相关统计,在已注册商标持有人中,个人约占三分之一。

近年来,在一些热点事件中频频曝光的炒作型商标一般都出自个人商标抢注者之手。为此,在谢伟星拍卖其商标之前,围绕其抢注商标媒体展开的报道,难逃对其炒作之嫌疑。

一般而言,鉴于重塑品牌难度很大,或者担心相同品牌的产品对消费者构成误导,被抢注商标的企业只有找到商标持有人谈判买下。而那些抢注商标被企业高价买下的消息,反过来又刺激了更多人去抢注。

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委员陈建南律师认为,谢伟星申请的部分商标涉嫌恶意抢注。如企业发现恶意抢注行为,可在商标注册公告期的3个月内提出异议。如果过了公告期,企业也可在5年内提出撤销申请。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无形资产学创始人蔡吉祥表示,在国内抢注那些国外品牌,只要不是,都是合法的;而对于在其他行业申请注册另一行业品牌商标的行为,如果对方不是,亦是合理的,但如果对方是,则涉嫌恶意抢注。

广州华南知识产权国际交流中心副主任张云认为,由于商标的使用具有地域性,除了马德里体系内的国际商标外,其他国外品牌在外国享有商标权,但在中国不一定享有商标权;除非通过司法程序证明自己为,否则在中国将不能享受到商标保护,因此这些国外品牌如果要在中国销售就要征得谢伟星的同意。

生意还是恶意,合法维权才是硬道理

从2005年至今,以谢伟星个人名义申请的商标中,已经有97个获得审批注册,另有50余个存在异议和争议。

1月20日下午,笔者从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商标清单中看到,谢伟星此次拍卖的商标数并非上次透露给媒体的80枚,而只有50枚。起拍价的也并非1000万元的西雅娜银行,而是起拍价为100万元的卢云堡、蓝力、蓝宝和碧特博格4枚商标。下午3点20分,竞拍正式开始,入座了约30位竞拍者,几轮拍卖无人应答,无人举牌。时间还不到3点40分拍卖会便宣布结束。

对此谢伟星解释说,其他30个商标是因为有企业联系协商,不想经过拍卖程序而被撤下的。竞拍者不想太招摇,也不想因为拍卖会抬价过高,有竞拍者私下达成洽谈意向。

针对恶意抢注商标的指责,谢伟星表示,凡在马德里体系内的商标都没有注册,因此不存在侵犯国际商标的问题。谢伟星说:“这不叫恶意,这叫生意。”“国外也有那么多人抢注啊,他们难道就很道德吗?这是市场行为,与道德无关。”

据了解,相比中国知名商标在国外被抢注的情况,谢伟星的“恶意”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先不说“王致和”在德国被抢注,狗不理、同仁堂、青岛啤酒在美国被抢注,单说镇江陈醋商标在韩国被抢注,我们历时半年才重新夺回这个商标的使用权,这其实只是一种商业行为,只有胜败之论,并无道德高下之分。

我们不必骂抢注镇江陈醋的韩国人无耻,也不必指责谢伟星的行为不对,这件事只是提醒我们,推广品牌还有另一种途径,无形资产也有较大卖点;重要的是,拥有知名品牌的企业更要有商标保护意识,别等自己的商标被别人抢了再重新买回来。

在国内抢注国外品牌,只要不是,都是合法的;而对于在其他行业申请注册另一行业品牌商标的行为,如果对方不是,亦是合理的,但如果对方是,则涉嫌恶意抢注。如企业发现恶意抢注行为,可在商标注册公告期的3个月内提出异议。为此企业主提高对自身品牌的保护意识,合法进行维权才是硬道理。

云南生物谷药业灯盏花系列
治疗心悸心律失常吃什么药
窦性心动过缓是什么决定的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