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晋书卷六十八原文及翻译

时间:2019-04-10 19:57:5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颜含,字弘都,琅邪莘人也。含少有操行,以孝闻。兄畿,咸宁中得疾,阖家营视,顿废生业,虽在母妻,不能无倦矣。含乃绝弃人事,躬亲侍养,足不出户者十有三年。石崇重含淳行,赠以甘旨,含谢而不受。或问其故,答曰:“病考绵昧,生理未全,既不能进啖,又未识人惠,若当谬留,岂施者之意也祖姬奵
!”

本州辟,不就。东宫初建,含以儒素笃行补太子中庶子。豫讨苏峻功,封西平县侯,拜侍中,除吴郡太守。王导问含日:“卿今莅名郡,政将何先?”答曰:“王师岁动,编户虚耗,南北权豪竞招游食,国弊家丰,执事之忧。且当征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含所历简而有恩,明而能断,然以威御下。导叹日:“颜公在事,吴人敛手矣。”未之官进口红酒批发
,复为侍中。以年老逊位。成帝美其素行,就加右光禄大夫,门施行马,赐床帐被褥,敕太官四时致膳,固辞不受。

于时论者以王导帝之师傅,名位隆重,百僚宜为降礼?。太常冯怀以问于含,含曰:“王公虽重,理无偏敬,降礼之言,或是诸君事宜。鄙人老矣,不识时务。”

郭璞尝遇含,欲为之筮。含曰:“年在天,位在人,修己而天不与者,命也;守道而人不知者,性也。自有性命,无劳蓍龟。”

桓温求婚于含,含以其盛满,不许。惟与邓攸深交。或问江左群士优劣,答曰:“周伯仁之正,邓伯道之清,卞望之之节,余则吾不知也。”其雅重行实,抑绝浮伪如此。

致仕二十余年,年九十三卒。遗命素棺薄敛。谥日靖。丧在殡而邻家失火,移棺绋断,火将至而灭,佥以为淳诚所感也。

(节选自《晋书》卷六十八)

降礼:行跪拜之礼。

4.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躬亲侍养 躬:亲自。

B.本州辟,不就 就:就职。

C.豫讨苏峻功 豫:预先。

D.其雅重行实, 雅:一向。

5.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且当征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

B.且当征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

C.且当征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

D.且当征之势门/使反田桑数年/之间/欲令户给人足如/其礼乐俟之明宰。

6.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颜含少时以孝悌闻名乡里。其兄颜畿有病,母亲和妻子服侍得有些厌倦,颜含却放弃一切事务,辛勤服侍,十几年如一日。江南富豪石崇听说了,非常敬佩,特赠美味以表敬意珍珠鸡价格

B.颜含为人正直,不趋炎附势。有人想巴结王导,征求他的意见,他没有附和;强权人物桓温请求和他结为儿女亲家,他因为桓温的权位达到了极点,没有答应。

C.颜含儒雅质朴、品行敦厚,因此深受晋成帝的器重;为他办理丧事期间邻家失火,移动棺材时绳索又断了,火即将烧到棺材时就灭了,人们都认为是他的德行感动了神明。

D.颜含曾被任命为吴郡太守,宰相王导问他上任后先干什么,他回答说:“先把游民从有钱人家征召出来,使他们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去,不要几年,就会户给人足,礼乐教化得以恢复。”

7.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阖家营视,顿废生业,虽在母妻,不能无倦矣。

(2)王公虽重,理无偏敬,降礼之言,或是诸君事宜。

参考答案

4、C(豫通“与”参与)

5、B

6、D(“礼乐教化得以恢复”错。原文说“如其礼乐,俟之明宰”,意思是“至于那礼乐教化,只能等开明的太守来做了”。)

7、(1)全家照看他,顿时荒废了生产,即使是母亲妻子,也不免有些厌倦了(阖 生业 虽三个字各一分,句意2分)

(2)王公虽贵重(高贵),但没有为他一个人专设一种礼节的道理,说行跪拜之礼,这或许是各位(考虑)的事情。(重 或事宜)

参考译文:

颜含,字弘都,是琅邪郡莘县人。颜含少年时就有德行,以孝悌闻名。兄长颜畿,咸宁年间得病,全家照看他,顿时荒废了生产,即使是母亲妻子,也不免有些厌倦了。颜含于是放弃一切俗务,亲自服侍,十三年足不出户。石崇看重颜含的高尚品德,赠给(颜畿)美味佳肴,颜含委婉地谢绝了。有人问他原因,回答说:“病人身体虚弱,神智不清,生理未能恢复,既不能吃饭,又不能理解别人的好意,如果错误地留下,哪里是施惠人的本意!”

本州征召,没去就职。东宫初建,颜含因儒雅质朴、品行敦厚,补任太子中庶子.参加讨伐苏峻有功,封西平县侯,拜侍中,授予吴郡太守。王导问颜舍说:“您如今任职名郡,治理将从哪方面入手?”回答说:“国家的军队每年都出动,百姓虚耗,南北的豪强竞相招募游民,国家空虚而豪强充盈,这是当权者所忧虑的。我将从权势之门招募游民,让他们回到土地上,经过几年努力,想让家给人足,至于那礼乐教化,只能等开明的太守来做了。”颜含所任各职,为政简易而对百姓有恩,开明而善于断案,但使用威力统御下属。王导慨叹说:“颜公在任,吴郡人该收敛些了。”未到任,又被任命为侍中.因年老离任。晋成帝赞美他的品行,特加封他为右光禄大夫,门前设走马,赐床帐被褥,令太官四季供奉膳食,颜含坚决推辞没有接受。

当时论事的人认为王导是皇帝的师傅,位高名重,百官应对他行跪拜礼。太常冯怀拿这事问颜含,颜含说:“王公虽贵重,但没有为他一个人专设一种礼节的道理,说行跪拜之礼,这或许是各位(考虑)的事情。鄙人老了,不识时务。”

郭璞曾遇到颜含,想替他卜筮。颜含说:“寿命取决于上天,地位取决于世人,修养自己若上天不帮助的,那是命;遵守正道若世人不了解的,那是性.我自有性命。不用劳烦卜筮。”

桓温向颜含请求结为儿女亲家,颜含因为他权位达到了极点,没有答应.只和邓攸交往很深。有人问江东士人的优劣,回答说:“周伯仁的正直,邓(攸)伯道的清廉,卞望之的节操,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他一向务实,拒绝做虚浮的事都像这样。

告老还乡二十多年,九十三岁去世。留下遗嘱让家人薄葬.谥号“靖”.办理丧事期间邻家失火,移棺时绳索又断了,火将烧到棺材时(可巧)就灭了,人们都认为是他的美德感动了神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退房须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