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记录儿科医生的一天:10个小时接诊72名患儿

时间:2019-12-05 07:07: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2日早上9点,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主任巩纯秀正式开启问诊工作,直至晚上8点,她的问诊工作才结束,这一天,她总共诊断了72位患儿。图为巩纯秀白天的工作场景。吕春荣 摄 北京 月5日电(吕春荣)随着中国 全面二孩 政策的正式实施,儿科医生的紧缺问题再次被舆论聚焦。有媒体报道,国家卫计委正协 育部恢复中止了17年的儿科学专业本科招生,并将采取措施增强儿科医生的岗位吸引力。

近日,(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采访记录了北京儿童医院一位儿科医生一天的工作。全天门诊10个小时里,这位医生看了72位患儿,平均约每8分钟就要看1位。医生忙碌工作的身影背后,折射出当前中国儿科医生巨大的工作压力,以及儿科医生资源短缺的现状。

  图为巩纯秀与患儿家长交流。吕春荣 摄 高强度的门诊:平均每8分钟看1位患儿

国家卫计委的统计显示,中国现有儿科执业(助理)医师约11万人,占全体执业(助理)医师总数的 .9%。每千名0-14岁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5 人,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存在较大缺口。供需之间的巨大缺口投射到医院就是每一名儿科医生的工作压力。

今年52岁的巩纯秀现在是北京儿童医院内分泌遗传代谢中心的主任。从一个小医生,到如今成为儿童内分泌疾病的专家,从医 0多年,巩纯秀看过了成千上万的患者,平时工作中的高强度已是常态。

如今,每周除了要负责查房、讲课、开会、赴外交流外,每周一、周三是她的门诊时间,每个门诊日,她都需要高强度工作10多个小时。

月2日早上8点左右,北京儿童医院门诊楼前已经门庭若市,熙攘的人群中,患者和家属忙着挂号、候诊,巩纯秀也从查房开启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上午9点,北京儿童医院门诊楼三层的导诊台开始叫号,近百个家长带着孩子在各个诊室门前候诊。第20号诊室,巩纯秀和两个助手也开始门诊工作。

6分钟、9分钟、15分钟、20分钟 每隔一会,就有患者从20号诊室走出。早上11点5分,巩纯秀已经看了14个病人,期间没有任何休息。12点50分,伴随着第27号病人从诊室走出,巩纯秀上午的门诊工作才告一段落。

短暂休息后,1 点多,巩纯秀即开启了下午的门诊工作。约 个小时后,16时27分,在接连看完下午预约的20位患儿后,巩纯秀没有休息,直接从 楼走到6楼,又开启了她的 小夜班 模式。此时,在巩纯秀所在的6楼2号特诊室门前,早已排满了病人和家属。

19点58分,巩纯秀这天的第72位患者离开了2号特诊室,她全天的门诊工作终于结束。门诊10个小时,72位患儿,巩纯秀这一天平均约每8分钟就要接待一位患者。

  图为巩纯秀看患者所拍的X光片。吕春荣 摄 10小时门诊:除短暂去一次洗手间 几乎没停歇

从几个月大的婴儿,到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巩纯秀的工作需要面对不同年龄段的儿童。作为一名专家,她所面对的患者,病情一般都更为棘手。

除了病情的复杂,诸如家长插队、患儿吵闹等,门诊中不时出现的突发状况,也都在考验着巩纯秀。

门诊岗位上的巩纯秀有自己的一套 规定动作 。 小朋友怎么了 ,这是她的开场白,几句亲切简短的交流后,她会认真查看病人资料,专注分析查找问题,然后简明扼要地与家属解释。面对病人家属的一连串疑问,她一遍又一遍地耐心讲解,直至家长明白。

一位患儿家长对记者说,每次带孩子来看病,无论什么时候,巩医生都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 只要我们对病情有疑问,她总会让我们尽量问,她也会一遍又一遍地耐心解答,这样的解答让我很放心。

10个小时的门诊时间,除了短暂地去过一次洗手间,巩纯秀几乎没有一刻停歇。偶尔揉一下眼睛,简单动一下肩膀,拿手托一会脑袋,巩纯秀的疲惫反映在工作中的一些细微动作上。

  图为午餐时段,医院餐厅的一幕。吕春荣 摄 医生自述:曾20多个除夕未能回家团圆

记者了解到,其实当前的工作强度并非,每年的寒暑假才是儿科医生忙碌的时节。

据巩纯秀助理介绍,去年暑假,学生患者增多,每天都相当忙碌,工作到晚上9点是常事。 忙的一天,巩大夫看了近百号病人,一直看到午夜1点才结束。

巩纯秀说,由于预约病患众多,工作紧张,为了节约时间,有时候,医生一天顾不上吃饭都是常事。

巩纯秀介绍,工作 0多年来,忙碌早成常态,就连除夕,已连续20多年都是在医院值班度过。今年春节,她才有机会回家过年,迎来了久违的团圆时刻。

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很少,家人早已习惯了。在工作日,我每天几乎早上6点半就得出门,而晚上差不多要到9点半才能回家。等到周末,准备问诊材料、开会、出差,这都随时可能占掉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巩纯秀笑着说, 由于很难见到我,在家人眼中,我的存在感真的不太强,有时他们会开玩笑说, 家里就像没有我这样一个人 。

  图为巩纯秀 小夜班 的工作场景。吕春荣 摄 思考:工作压力大,坚守还是离开?

与家人聚少离多、工作压力大,像巩纯秀这样的情况,是中国儿科医生工作生活的一个缩影。而近些年,新闻中频频曝出的 儿科医生荒 ,更折射出儿科医生肩上所承担的巨大压力。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中国共有11. 万儿科医生,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 个儿科医生,从全国层面看,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

人手本就不足,儿科医生还面临着大幅流失的尴尬境况。同时,这也让一些原本有志成为儿科医生的学生望而却步。

目前在北京某儿童医院实习的大四学生小王就向记者表示,自己学的是营养学方面的专业,学校就开设一个班,人数其实并不多,但很多同学将来都不太考虑进医院当医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工作太累太苦。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近年来, 学生不想当儿科医生 、 儿科医生难招 等新闻就频频见诸媒体,引发关注。

  晚上8点20分,巩纯秀和两位助理结束累计10个小时的门诊工作,离开医院。吕春荣 摄 巩纯秀表示, 对 儿科医生荒 ,我确实能感受到。近几年,我身边就有一些儿科医生选择离开,选择从事一些相对轻松的工作。

巩纯秀说, 由于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工作压力大、与家人聚少离多是不可避免的,但欣慰的是,我家人都很理解。

坚守还是离开,确实是很多儿科医生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但如今,我会选择继续坚守下去,因为我很热爱这样一份工作。工作 0 多年,在患者身上,我一直能找到自身的价值所在。 巩纯秀说。(完) 

广宁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上海百佳妇产医院金皖玲
黑龙江白癜风
云南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惠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