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大文宗 百四十一章 长弓现

时间:2020-01-16 23:54: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文宗 百四十一章 长弓现

掘人祖坟,犹如杀人父母。

这种事情,就算圣人都难以忍受。张易如今已经彻底融汇张氏血脉,便是地地道道的张氏后裔,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家族晋升望族后,可纳一百私兵。张易名声远扬后,自然有许多读书人慕名而来,其中大部分是童生,少数秀才,但这部分人也算一股颇为强大的力量。

“张林,我先走一步,你带他们迅速赶来。”

张易跟众人打过招呼,率先朝祖坟所在地赶去。他并未骑乘马屁,铸就真龙之体后,就算许多龙马都赶不上。

此行他没有掩饰身份,陈府的所作所为,应当让更多人知晓才好。

张易在长弓城街道上风驰电掣,引起许多百姓围观。尤其是今日,城外大道上,许多人正在前往东山扫墓。

“那不是张镇国么?怎么跑的这般快?”

“不晓得,莫非是有什么急事?看他奔跑的方向,好像是朝东山而去,应当是为了祭祀长弓大儒吧,要知道今日可是寒衣节。”

“我看不然,张镇国平日里温良谦让,就算面对咱们老百姓都会笑着打招呼,今日却浑身杀气四溢,想必是谁惹恼了他。”

“说的也是,咱们快跟上去看看。”

不少长弓城人氏,都发觉张易的异常,纷纷跟在他身后,朝着东山方向而去。

……

若是有大能从长弓城头顶俯瞰,就能够发现,此城并非四四方方,跟东山链接在一起,反而好似一头巨龟的外形。

长弓城为身,东山为头,其间的道路便是脖颈。整个图形便是一座天然的大阵,玄武盘踞之象。

东山是长弓城的宝地,不论是豪门望族,还是平头百姓,大多选择将祖坟建在此处。张府以及陈府祖坟同样都在东山一隅,而且占据了风水的一块。

东山虽远不及剑门七十二峰巨大,却也占地数百亩,东南角有几座小山环绕,中间天然形成一道凹地,终年积水后便成一方小湖。

小湖东侧和小山间有一片平地,此地便是两府祖坟所在。小山下方有一道奇穴,这种地势在风水上称之为玄武出水,是上好的宝地。

张府已然没落,陈府许多人都认为这等宝地应该由陈府独享,谷早有此想法,当即拍板同意。

此刻,陈府数十人就聚集在此处,大多手持铩虎铲等物,吆喝声阵阵,扬言要将张府祖坟挖掉。

“陈老狗,你这般做事要遭天谴的!”虎也不管两者之间身份悬殊,忍不住开口怒骂,他同样是张府子弟,怎么甘心遭受如此大辱。

几位提前赶到的张府子弟,对着陈府众人怒目而视,手中紧握铁铲锄具,若是对方当真敢挖祖坟,他们一定会拼命阻拦。

谷双手揣在袖中,一言不发。

他身后的几名陈府子弟则开口还击,道:“虎,你们这两月来不是狂得很嘛。张易那家伙不就是做了一首镇国诗,有什么了不得啊。我就不信,今日谁还能阻拦我们挖你家祖坟。”

“不要脸的东西,若是少爷在此,看你们谁敢这般说话。”一名张府子弟唾了一口,鄙夷的看了两眼陈府众人。

大多数陈府子弟面面相觑,此人所说的确让他们有些不好接话。陈仲文陈书文两位杰出的子弟,如今都成了废人,他们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这两人,更何况是张易。

“行啦,动手。”谷见诸位陈府子弟听到张易的名字便有些恐惧,顿时开口打断,他不想再跟虎这种小辈废话。

“动手!”听到家主一声令下,数十位陈府子弟纷纷挥舞锄具,涌上前来。

“我看谁敢!”

虎手中浮现一支文宝笔,他身后的几名张氏子弟,也都纷纷掏出文宝。

几人都是童生,若是在其他家族,根本不可能获得文宝。但在张府,只要通过乡试的读书人,都能够得到一件文宝。

“哟呵,好大的狗胆,区区童生,敢对豪门家主大呼小叫,还知不知道礼义廉耻?”一名少年从陈府人群中走出,正是陈宇文,他年纪轻轻就成了秀才,向来心高气傲,就连陈书文都不放在眼里。

虎丝毫不惧,怒骂道:“狗屁豪门,陈府之人什么时候也知道礼义廉耻了?咱们公子说过,你等不过是一群穿了人皮的畜生罢了。”

陈宇文冷哼一声,手中文气溢出,脚下猛然一蹬,朝着虎冲去。在他看来,张府如今不过是望族,虎更是旁系,自己却是豪门嫡系公子,两者之间的地位犹如云泥之别,这种泥土污垢竟敢辱骂自己,不是找死是什么?

虎体内文气攀附在文宝笔上,他和兄长龙早就有资格考取秀才,只是没有银钱,重归张府又错过了县试时间,只能等待来年。但面对秀才陈宇文,他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想给对方一点苦头吃。

“表哥,我等来助你。”几名张氏子弟挺身而出。

童生炼文气,秀才燃心火,两者之间的差距颇大,况且陈宇文早已开辟心房,甚至淬炼筋骨皮膜,龙万万不是对手。

陈府人群中,有几名童生秀才也站了出来。

陈宇文摆摆手,示意他们回去,稚嫩的脸上却露出一股残忍笑意:“对付他们几个废物,我一人足矣。”

……

张易一路疾驰,路上碰到有人跟他行礼,他都没有停下来还礼。

张府距离祖坟有二十余里,他只花了半个时辰就赶到,正巧看到虎几人被陈宇文一拳击飞,吐血倒地。

陈宇文一脚踩在虎的身上,转头对陈府众人道:“你们好生看着,我要将他们的骨头,一块一块敲碎,然后把这家伙的牙齿一颗一颗拔掉,看他嘴巴还敢不敢这么贱。”

“是吗?我看你敢不敢动手。”

张易满脸生寒,脚步反而慢了下来,缓缓走向陈宇文。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张易的声音,尽皆向其投去目光,不少年轻子弟浑身颤抖,心中恐惧至极。

陈宇文同样浑身一颤,踩在虎身上的脚悄悄收了回来,但他身为陈府嫡系,自然不愿意太过低声下气,开口道:“此人实在有些目无尊长,我不过是代张解元教训一下他们罢了。”

“代我教训他们?你算什么东西?”

张易没有往日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咄咄逼人望向陈宇文。

龙有逆鳞,触之必亡。

张易融汇赤龙魂魄后,本身就是真正的真龙之躯。陈府想要挖掉张府祖坟,本就是触犯张府之人的逆鳞,眼下竟然还敢出手伤人,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你!”陈宇文被张易鄙夷,却不知该如何还口。

谷藏在袖中的双手早已抽了出来,眼珠子急转,抬脚走了出来,咧嘴笑道:“张易贤侄,他们不过年轻人打打闹闹,你切莫跟他们一般见识啊。”

“不跟他一般见识,行,那我就跟你一般见识。”

张易抄起一把锄头,望向陈府祖坟,道:“你不是教导自家后辈挖人祖坟嘛,那我就学学你,帮陈府的祖坟移移位置,如何?”

谷顿时皱眉,道:“张易贤侄,说话做事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你如今是张府家主,一意孤行可不好。当初若不是老夫留你和奴仆一条命,如今就连张府都不存在,更何况这几座祖坟。”

“当初若不是长弓先祖怜悯,你家祖宗还是长弓城一名乞丐,又何来今日的荣耀。谷,陈府能有今时今日,不感恩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做一些人皮畜生之事?”

张易听张林说起过,当年陈府先祖是长弓城内的一名乞丐。张长弓见其资质不错,就资助其读书修行,还为其张罗了一门婚事,只是如今看来,的确是陈府后人大多都是狼心狗肺之辈。

谷见张易提及先祖,顿时像疯狗被抢了骨头一般,咬牙切齿道:“张易,你莫要以为自己是天降之才,大儒之姿,就敢跟我这般说话。我可是堂堂豪门家主,跟大儒都能平起平坐,你不过是未来的大儒,若是中途陨落,那也当不得什么。”

之前陈府多番暗算,张易几次都险些丢掉性命,两者间本来就有血海深仇,却从未捅破。没想到谷恼羞成怒,当着这么多后辈还要威胁张易,此举彻底了激怒张易。

“狗屁豪门家主,看看你府中这些子弟,都是些什么东西,三名贡士,其他都是些举人秀才,哪有这般寒酸的豪门。”

张易丝毫不留情面,鄙夷道:“张府即便再怎么落魄的时候,翰林和进士都不缺少。老爷子当年虽未成大儒,却也是翰林,再看看你这老狗,只不过是区区举人罢了。”

诸位陈府弟子面面相觑,家主被骂做老狗,自己等人被骂作畜生,心中怒火四溢,却是敢怒不敢言。

谷拳头紧握,陈府晋升豪门后,自然有不少翰林进士投奔。但今日是祭祀祖先,这些供奉不适合跟来,眼下自己带的这群家族子弟,却是不太成才。

想到这里,他对张易越发仇视。要知道他出色的两个儿子,已经全部废在张易的手中,陈仲文也就罢了,陈书文而是由他精心培养,不到三十就成了进士,将来很有可能成为翰林,将陈府发扬光大。

他怎么都没想到,张易那臭小子,竟然三番两次招惹陈府。陈书文先是在花间酒会上被气得心房破损,后来在中秋文会上彻底破碎,就算大儒都很难挽救。

陈书文一蹶不振,现在连县衙都鲜少前去,可想而知,明年王室给的评定绝不会太高。

既然张易不在长弓城,就算张林有再多手段,也决计阻拦不了陈府。

“呵呵,张易贤侄的确才华横溢,听闻你生辰在十月初七,再过几****也不过才十七岁,竟然已经成了举人,来年恐怕还会晋升贡士。但是,你要知道,举人终究还是举人。”

谷怒极反笑,对身后众位陈府弟子挥手道:“给我上,今天定要废了他,就算徐若风追究,我也不惧。”

“何须院长出头,就你府中这群废物,我一人就足够了。”

张易咧嘴轻笑,三名刚刚晋升的贡士,以及十来位举人,对他根本不能造成什么伤害。莫说是青莲衣的超高防御,就算是真龙之体站在原地让他们攻击,都很难损失筋骨。

但张易心中怒火郁结,怎么可能被动挨打。话音一落,张易便犹如猛虎入羊群,冲入陈府人群当中,拳脚飞舞。

他浑身金色气息四溢,这是文气和龙气结合所产生的气息,有一种更摄人心魄的力量,就算是同阶举人面对张易,心中的恐惧感都会成倍增强。

谷自知不是张易对手,早就躲到人群后方,指挥诸位陈府弟子上前围攻张易。

张易冷笑不已,猛虎扑羊,一拳一脚就有陈府弟子飞出;羊若扑虎,不过是送死罢了。

他没有直接击倒谷的原因极为简单,今日前来的陈府之人,全部都要倒下。

秀才童生,被张易文气扫到就会飞出数丈。

陈府举人的力量跟张易相差百倍,若是被拳脚击中,骨骼碎裂的声音就会响彻全场,很快就倒了一地。

唯有三名贡士,对张易早有防范,玉识涌动,倒是能够支持许久。

“你们想跟我玩,我却没有多大兴趣。”张易轻笑一声,青莲衣瞬间绽放光彩。

他方才将精血注入青莲衣中,融合了真龙血脉的精血,威力自然跟他刚刚得到时不同,此番再度祭炼,瞬间便打破了青莲衣中的数层封印。

一位中年文士从虚空中迈出,他相貌清奇飘然出尘,双眸中好似有日月轮回、春秋更迭之玄奥,气质非凡。

张易有些茫然失措,他自然知晓此人便是张长弓,但他从未想过,这青莲衣中竟然还有其意志存留。

“长……长弓先祖?”

虎几人瞪大了双眼,豪门张府未曾衰败前,家家户户都挂有张长弓的画像,自然能够认得出来。

数百年来,整个世间都未曾见过长弓大儒再度出现。(未完待续。)

汉川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李惠利东部医院预约挂号
桂林哪家妇科医院好
青岛治疗卵巢炎方法
张家口妇科医院哪里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